Stay updated with our latest gifts, offers and news:

13336

You are all set, thank you.

LinkedIn

LinkedIn is not so popular in Hong Kong but it is commonly used in other country and Hong Kong is also becoming common among people for business use. In fact it has more than 330 million (Pls check the update figure) members in LinkIn now and it is the top XX (Pls find out) for social media platform. What comes to mind when someone mentions LinkedIn? Most people think LinkedIn is a place to post your resume and someone will contact you for a job interview. Others think it’s a business networking website where you can network wit like-minded people…

繼續閱讀>

今時今日,KOL是如何煉成的

今時今日,網紅的影響力可謂無遠弗屆,當他們在自己坐擁龐大的粉絲群的平台上推廣商品,往往能在瞬間做到一傳十、十傳百的效果,直接刺激產品的銷量,因此難怪廣告商會願意每年投放數以億計的費用贊助一些Instagram KOL及YouTube巨星,令營銷界上出現一種嶄新的網紅經濟。 正因為網紅行業有市有價,這亦造就了一些「教人如何成為KOL」專門學科的誕生。在中國,義烏工商學院(YWICC)近年便開設了一門「網紅系」的大學課程,專注孕育KOL。課程的內容非常廣泛,包括表演、化妝造型、公關禮儀、美姿美儀、舞蹈、台上貓步等等,而期終考試更加入「30秒擺出15個甫士」的考核部分。 不過,雖然如今這類KOL培訓課程已經愈來愈多,但其實孕育炙手可熱的KOL,卻不是想像中那麼容易,背後往往需要不少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 例如韓國歌手PSY,縱然他在2014年憑著《江南Style》一曲一炮而紅,成為全球知名的網絡紅人,但其實他經歷了十多年的努力和嘗試,加上韓風效應、音樂上掌握大眾心理,才得到現在的成就。 至於香港有意躋身KOL界別的年輕人,雖然未必能完全借用PSY的成功伎倆,但若要成為網紅,賺取數以千計甚至數以萬計的網紅收入,不是沒有法則可循。關鍵是找出大眾喜愛而尚未普及的創作方向,持之以恆發展下去,吸引愈來愈網民的注意,並定期分析數據和作出改良,那麼成為出色的網紅也並非遙不可及。  

繼續閱讀>

KOL中文是什麼意思?如何分辨「網紅」與「KOL」?

在互聯網尚未普及的時代,資訊的傳遞非常「單向」,我們接觸的資訊來源主要是大眾媒體──消息經由記者接收、由記者進行消化、整理、報道,再傳達至你與我。然而,在當今的世代,資訊不單不是單向,有是「多面向」,有如蜘蛛網,你我他可以獨立連結,也可以以群組的方式地集體連繫。從群眾的角度而言,當中尤其由 KOL(Key Opinion Leader,關鍵意見領袖)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KOL對在社交媒體所發表的評價,不單是吸引無數跟隨者的眼球,更影響很多人的消費決定。不難明白的是,很多品牌管理者、廣告商,現在都力求找到優秀的 KOL 以達致廣告的效果。 那麼,KOL的中文意思是什麼呢? KOL(英文:Key Opinion Leader),直譯做關鍵意見領袖,係指互聯網上特別有影響力嘅人,多數透過Youtube、Facebook、Instagram呢類網上社交平台開戶口,定期貼特定主題嘅內容,逐漸累積大量網民訂閱同關注。有啲涉及消費類商品嘅KOL,會吸引到商家搵佢哋合作賣廣告。 那麼,一位優秀的 KOL 該具備什麼條件?知名度高就一定有影響力嗎?其實不然。知名度和影響力,兩者都是重要的指標,然而,兩者未必有正比的關係。 一個知名度高的 KOL,很可能有大量的支持者(即粉絲,Fans)或者跟隨者(Followers),但未必代表這位 KOL 可以影響他們的消費決定;反之,一個具有強大影響力的 KOL,可能他算不上是街知巷聞,但他的一小撮的支持者對他可是亦步亦趨。 揀選 KOL 的質與量指標 再深入一些去想,行銷人員在評核如何選擇合適的 KOL 時,該考慮什麼因素?憑藉著我們團隊所累積的經驗,在此分享一下在選擇 KOL 時需要考慮的因素。 第一,質量上(Qualitative)的指標。 我們會視乎內容切合度(Content Affinity),當中我們會經常參考的有 4 個指標: 1.相關性(Relevancy) 我們會首先看該KOL是否該產品的使用者,有否寫網上資訊(Feed),他/她本身的專長是否與該行業 / 產品有關。 2.外貌及品味(Look & Style) 在這方面,香港人的確較為膚淺,這因素對消費者而言都相當重要,我們都會看KOL在互聯網上是否表現出吸引觀眾的外貌和品味,也看他/她的言論有否正面的能量?還是較情緒化或被動?這些都是很重要的因素,因為他外貌和品味關乎到他是否與該品牌切合。 3.語氣及行為(Tone & Manner) 從 KOL 的網上發佈,我們會看看 KOL 如何用字? 當他描述產品時,當中的用字是否切合品牌的需要?當中的語氣又是否能夠吸引(Engage)目標客戶群(Target Audience)?因為在網上,有些 KOL 有時說話較為輕佻或偏激,而如果品牌的目標客戶群是比較成熟穩重的話,這 KOL 的切合性就值得存疑了。 4.經驗(Experience & Voice) 我們會看 KOL 在該產品和行業上有多少知識,對受眾而言的認受性又是否足夠,尤其在電子產品(例如 Gadget)的行業,受眾很多時候在 KOL 上追求一些有深度、有洞察力的評論(Insights),藉此可以省掉自行探索的時間、心力和金錢。香港人很多都追求快捷、方便,這也是很多人跟隨 KOL 的原因。故此,我們也會看 KOL 是不是一個專家(Expert)、潮流的帶領者(Thought Leadership),如果是的話,這當然會大大加分。 第二,數量化(Quantitative)的指標。 我們會看看KOL的群眾影響力(Audience Base)。所謂群眾影響力,顧名思義,這部分的準則會分析較多數據。 1.接觸面(Reach) 這在指KOL潛在可以接觸到的受眾數目,如果是在Facebook上,會看他的跟隨者 (follower)的數目,在Youtube 上則看訂閱者 (subscriber)的數目,在個人的部落格上就看有多少讀者或點擊率。 2.參與率(Engagement Rate) 簡單來說,KOL 能否與受眾拉近距離?縱使是一位接觸面很廣的KOL,也要看看他的受眾是否會閱讀KOL刊發的資訊,甚至是作出回應,所以,從「讚好」(like)、「回應」(Comment)、分享(Share)等等的數目,可以讓我們判別受眾與KOL的互動量。 3.轉發數目(Number of Re-Posts) 以上兩點都是集中在 KOL上,其實,一個成功的KOL,很多時候像是一石激起千層浪──第一手接觸 KOL 的受眾有限,然而,徜若當中有人把資訊向周邊的朋友轉發、分享,這樣則會大大增加漣漪的效應,試想想,如果 100 個願意轉發的人都有 100 個朋友,而如果每個朋友都願意轉發的話,則變成有 100 萬人看到了,可見這般效應不單是倍增,而可以是幾何級數增加的。 第一類:切合度高、群眾影響力低 就著那些屬於內容切合度高、群眾影響力低的 KOL。我們會建議在這類別挑選幾位KOL,藉此精準地接觸目標的受眾,但不能只靠一個,否則整體的接觸面可能較弱。以「湯唯」為例,她固然是一位極具名氣、光茫四射的一線名星,憑藉她的外貌、行為舉止、品味和經驗等,她在內容切合度方面固然是毋容置疑,然而,她幾乎沒有接觸社交媒體,在網絡上甚少有跟隨者,所以她的群眾影響力相當低,她這些就算是一些例外。 第二類:以「量」取勝 那麼,那些內容切合度和群眾影響力都低的 KOL,我們是否完全不應該採用?其實未必。因為我們可以在行銷計劃上,採用多個這類別的 KOL,這種以「量」來取勝的策略,有助於製造迴響、聲勢(Noise),讓受眾感覺到四周都有產品討論,很多時候,這種「量」是以十幾個至幾十個不等的。另外,我們都會建議儲集 KOL,在有需要的時候邀請他們來參與公司的活動、就產品作出評價等,尤其是在出現危機時,這種KOL很多時候價錢較便宜,可以在這些時候幫得上忙。…

繼續閱讀>

Instagram是發展品牌的大趨勢?

隨着流動裝置的普及,亞太地區智能手機用戶超過10億,帶動社交媒體如Facebook、Youtube、Twitter、微博、WeChat等高速發展,這些平台的成長亦為品牌和消費者的互動提供了更多機會。 最近國際市場調查機構Kantar TNS的Connected Life研究發現,Instagram在香港滲透率達70%、Snapchat亦有46%,對比2015年有明顯增幅,從數據可見香港人對新事物的接受程 度高,兩款主打以手機直接分享生活照片、影片的社交平台越來越受歡迎,也反映港人追求富美感而真實的視覺化表達方式。 新平台的興起為品牌提供更多機遇,然而社交媒體的玩法多端,各自的目標受眾(Target audience)亦不同,所以沒有「睇到老」的一本通書,用戶人數增長未必代表有龐大的客戶群。假如品牌沒有了解每個平台的特性及發展趨勢,就盲目推出 廣告,可能會弄巧反拙、浪費金錢。 以Instagram為例,Instagram是個分享高質感照片的分享平台,香港地區用戶以年輕、擁有高購買力和學歷的在職女性為主。 Connected Life調查就提及有23%用戶會主動忽略品牌的貼文或內容,33%用戶在意被網絡廣告的訊息追蹤或打擾,更有近半數16至24歲的香港 Instagram用戶傾向於信任朋輩或不認識的用戶分享,多於品牌的廣告硬銷,所以品牌應該考慮如何針對Instagram的特性,從而提升用戶的接受 程度與互動體驗。 在這一方面,筆者覺得可口可樂香港的Instagram做得不錯,他們能因應Instagram的風格及用戶對千篇一律的產品推銷圖的抗拒,從圖片的色 調、構圖、濾鏡等方面入手,結合文案製作出繽紛、吸睛、真實而人性化的貼文,營造出一個活力繽紛、吸引人追蹤的品牌形象。 面對不斷推陳出新的社交媒體,Instagram、Snapchat的興起不代表可以取代其他原有的平台,正是由於不同社交媒體有着不同的特性,新興的社 交媒體反而增加了讓品牌有更多樣化去宣傳的渠道。所以品牌宜有策略地因應產品特點及對象去選定最合適的社交平台,為品牌賦予個性,提升品牌形象,與客戶/ 潛在客戶建立長遠而忠誠的互動關係。  

繼續閱讀>

香港電腦學會 IT 職業博覽 2016

IT職業講座 CIO、IT專業人士、IT創業家及學者現身教路,傳授一系列實戰經驗;由撰寫履歷技巧、介紹最新最熱門IT工種及入行徒徑、專業進修、以至創業心得及募集創業資金途徑一應俱全! 職業講座主題*﹕ 10:30 – 15:15 IT行業透視 – 金融科技 張達銘先生 – 滙港資訊有限公司平台策略發展總監 湯浩然先生 – 宏昌資本有限公司總經理及香港電腦學會金融科技專題組副主席 12:00 – 12:45 IT行業透視 – 數碼營銷 張天秀教授 – 香港大學名譽助理教授 丁兆麟博士 – 電訊盈科企業方案有限公司領導(數碼解決方案) 王琪女士 – 昇華在線助理總監 13:30 – 14:15 IT行業透視﹕手機應用程或及創業分享 張澤松博士 – 城大應用程式實驗室總監 朱世峰先生 – Openball 創辦人 陳甘泉先生 – 創奇思高級副總裁 盧文康先生 – 香港電訊有限公司企業解決方案兼業務發展副總裁 15:00 – 15:30 IT升學及進修攻略 林恆一博士 – 萬家智控有限公司總裁 16:30 – 17:00 IT就業市場情況及求職技巧 陳凱欣女士 – Recruit & Company Limited市務經理  

繼續閱讀>

Google一直在竊聽用戶說話內容,你知道嗎?

面對資料外洩的醜聞,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聽證會中表示了Facebook沒有透過咪高峰來竊聽用戶說話內容,藉此更精準的方式替廣告商鎖定目標客群。但有趣的是,Google沒有為此作出任何回應。 最近有人為此進行直播實測。沒養狗的實測者首先顯示在沒提及「狗玩具」之前,網頁上所有廣告均與此無關,及後他對咪高峰自言自語,當中提及「狗玩具」、「絨毛玩具」、「Kong(狗玩具品牌)」及「紅色黑色」。 結果當他再瀏覽網頁,便發現全部廣告馬上變成狗玩具,當中更包括紅色及黑色的絨毛狗玩具和Kong的廣告,這足以證明了Google有進行語音辨識系統的竊聽。另一邊廂,隨着有「史上最嚴格個人資料保護法」之稱的歐盟一般資料保護規定(GDPR)將於5月尾實行,這為Google添上一重不明朗因素。 因為GDPR是一款極具人權保護色彩的規範,企業若未有得到用戶的明確同意,與第三方分享用戶資料,那麼可能面臨2,000萬歐元(約2,500萬美元)或 4%全球營收的罰款。 眼見GDPR生效在即,Facebook已經吸收了是次的教訓,決定與多個大數據中介公司終止合作關係,並非下令所有部門重新檢視手上得到的數據,評估是否有必要獲取它們,以及數據能否改善Facebook提供的服務質素,防止遭受巨額罰款。 可是,Google對於竊聽一事沒有甚麼行動,甚至選擇沉默應對。市場上的營銷者雖然對於Google暫時抱有樂觀態度,但假如事件發酵和爆發,這會否引起像Facebook這樣的聲譽受損,仍是未知之數。  

繼續閱讀>

Facebook假廣告帶來的影響與啟示

社交網絡巨頭Facebook近月指出,俄羅斯在之前的美國總統選舉中,透過Facebook買下超過3000則廣告,而Facebook估算至少有1000萬人於當時看過有關廣告。鑑於這種情況,Facebook發表聲明,稱會增聘1000名員工審查提交的廣告,防止俄國或其他政府利用同樣方式干擾他國選舉的公平性。 這種假廣告的影響力之所以如此廣泛和巨大,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由於Facebook正確判斷用戶的偏好,增加了他們對假廣告的信賴度。 Facebook的厲害之處,在於它見到你喜歡點讚、評論或分享某類型的內容,就會給你更多該類型的動態更新,例如你是「黃絲」,經常留意在Facebook上的有關資訊,它就減少為你提供關於「藍絲」的資訊。 同理,在美國大舉期間,當用戶有了某種政治取向,自然會收到更多有關這方面的廣告,也會主觀上喜歡和相信當中的內容。因此,當他們見到這些假選舉廣告,便會間接動搖了其政治判斷。 另一方面,其實Facebook早已接管了新聞媒體的生態系統,成為不少大眾接收社會資訊的主軸。在Facebook盛行之前的時代,大眾往往依賴傳統媒體接收社會資訊,但自從Facebook愈來愈盛行,大眾的依賴性早已轉移到Facebook那邊。正因為Facebook已經佔據了媒體資訊分發的主導位置,所以一旦出現大量假廣告,這便足以影響整個線下的生態。 從選舉假廣告一事看來,Facebook和整個社交媒體暴露了一個重大問題:網上媒體資訊欠缺一套嚴謹的監察及管制系統。近年我們看到不少「內容農場」的假消息和假新聞充斥於各大社交平台,正是最佳的鐵證。還記得嗎?不久之前Facebook出現了一宗假新聞,是藝人余文樂和阮小儀「公開戀情」,轟動全城,結果二人需要紛紛出來澄清事件。 事實上,自從愈來愈多失實的資訊充斥在網絡上,外國已有不少人已經回歸到像時代雜誌此類傳統媒體那邊,罷看和不相信其他網絡媒體資訊,因為前者始終有完善的內容管制,相比起來更有公信力。這無疑對社交媒體的發展造成重大衝擊。 另一邊廂,Facebook即將投放大量資源審查內容及廣告,這代表其資訊的自由度很快會收緊,影響的層面或會涉及一些真廣告及消息。在兩種情況加起來之下,社交媒體會否守住媒體資訊分發的主導角色,還是拭目以待。  

繼續閱讀>

電子商務之大場趨勢

於早前香港貿易發展局舉辦的國際中小企博覽中,小弟就有幸於《吸引你的目標客群: 網店行銷絕招》中跟大家分享一些電子商務的趨勢及前景。現在就容許我跟各位讀者分析一下,目前電子商務以至網店的前景,希望對有意發展這個範疇的朋友提供一點幫助。 根據U.S. Commerce Department的數據,由2013年第二季度至2015年第二季,電子商務的增長已經遠超於傳統的實體商店,而美國於剛過去的感恩節實體店的銷售更錄得下降。今時進行網上購物已經不再是年輕人的專利,45到64歲的用家亦有超過50%曾經試過網上購物,而65歲以上的朋友亦有48%嘗試過網購。雖然這些數據均是來自美國,但說網購已經是一個全球化的趨勢亦絕不過份。 當你開始拓展電子商務時,你的商品及服務就已經是面向世界,全球各地的潛在消費者都可以經由網店接觸到你。當然這亦是一面雙面刃,因為你的競爭對手同時亦在拓展這方面的業務。到底怎樣才可以做得好呢?先讓我舉一個個人經歷作例子:我是三個孩子的爸爸,我希望給他們更好的保健產品去增強他們的健康,雖然我已經有一張健康補充品及有機食品的清單,但由於這些商品香港均沒有發售,我只好於美國網購。但當我用這間店的網購愈久,我就愈發現它非常具競爭性。它的定價非常進取,而且貨品選擇亦多,讓你可於一間店裏就已經買到大部份你需要的東西。而且它的物流效率高而且價錢合理,早前更推出不論買多少東西,運費都只是劃一港幣$40的推廣活動。 其實電子商務對每個行業都影響深遠,就算你得到香港的獨家經營權,客戶們依然可以於其他網站上購買,加上Uber及Airbnb等電子化的商業模式興起,電子商務已經完全進入我們的生活。不論零售或服務業,整個行業的生態正在轉變,如果想要保持品牌的競爭性,大家必需要了解消費者的消費習慣,從而去制定一套度身訂造的電子商務策略方為上策。  

繼續閱讀>

數碼營銷公司 推品牌網上監測 公關災難化危為機

數碼營銷公司 推品牌網上監測 公關災難化危為機 近年隨着愈來愈多傳統企業數碼轉型(Digital Transformation),數碼營銷亦在他們整個宣傳策略中扮演重要角色。有多年市場營銷經驗的昇華在線有限公司(You Find Limited) 董事及創辦人朱俊昌(Jeffrey) 曾協助不少客戶成功轉型,他經常提醒客戶,「在這個人人都走向數碼的年代,網絡世界對你品牌的評價就變得十分重要,值得分析和監察,亦是對業務發展的一項重要資訊。」 Jeffrey創辦YouFind逾12年,多年來因應市場走勢和數碼營銷的新發展,幫客戶打造最合適的營銷方案。當中,他見過不少因營銷策略不當而造成公關危機的例子,即近年常說的「關公災難」。令Jeffrey留下深刻印象的其中一個例子,就是一間餐廳因服務態度不佳而得罪食客,令食客在網上發佈劣評,結果一傳十,十傳百,文章在網上迅速傳開,最後餐廳生意一落千丈,倒閉收場。Jeffrey認為,「傳統公司在數碼轉型的初期,往往疏漏了在網上監測(social monitoring)這一環。」 不過,即使有些客戶意識到處理網上負評重要性,亦不知從何入手,「客最怕就是不知道別人在網上如何談論他的品牌,因而下錯決定。」Jeffrey不時以公司名義舉辦講座,講解數碼營銷的新趨勢,並解答客戶對這方面的各項疑難。客戶最常問他的,亦是最着緊的問題,就是「發生公關遭難後,網上平台的處理手法與傳統公關的處理有何分別?」Jeffrey說,首要是根據每一個平台的特性去制訂解決方案,變化萬千,這正正是他覺得從事這一行最具挑戰和最精妙的地方。 除了策略,速度亦是關鍵,天災發生後,從發現問題、通知客戶、向客戶提供解決方案、到實際行動去「拯救」一個品牌,防止事件在網上引來大量負面評論,回應時間可能只有短短數小時。所以,Jeffrey為客戶提供解決方案時,會以「快速、高透明度、誠懇和具建設性」為大原則。這亦是現今我們面對危機時,最需要學習的公關技巧,可以幫不少公司將危機轉化為商機。問題發生後,如何在網上補救固然重要,不過Jeffrey更希望網上監測可以為客戶提供其品牌的深入分析,應用在公司的業務發展上,「除了處理公關災難外,小至想知道網民對公司一個新產品的評價、大至總統大選監測民意走向,都可以利用網上監測做到。」 

繼續閱讀>

在人人看重數碼化的時代,為何非政府機構往往停滯不前?

今時今日,愈來愈多商業機構意識到數碼化的重要性,明白如果遵從舊有的市場營銷策略,不管是否處於市場領導者位置,也遲早會令營利逐步萎縮,甚至會被市場淘汰。可是,反而不少非政府機構(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NGO)卻在數碼化方面多半停滯不前。 相比一般的商業機構,不少非政府機構往往尚未建立與時並進的營銷思維,而且對於網上營銷和數碼化的成效抱有懷疑態度。例如他們仍保持舊時代的線下宣傳思維,覺得只定期上載活動照、活動詳情,已經達致理想成效,而且對於撥出部分預算用作社交平台的宣傳費,他們總是不多考慮,因為他們不夠清楚廣告的回報和成效,擔心這是「燒錢」的行為。 這很大程度因為他們會基於其發展背景和規模,形象偏向保守,內部的持分者未必敢於接受和嘗試各種日新月異的數碼平台和嶄新的營銷策略,那麼就算在其他方面均完全配合到,亦無法有效跟上數碼化的步伐。 即使部分的非政府機構有緊貼市場的營銷思維,但另一個阻止他們數碼化的障礙,就是資源不足的問題。 一般而言,非政府機構的營運資金來源源於捐款及公帑,形成在沒有足夠資源的情況下,他們必須作出取捨。然而,很多時候開發數碼平台,甚至找尋市場推廣及公關?中介公司專業協作,通常需要不少支出。最終就算在資源緊拙的情況下,只能把數碼營銷放於較次要的位置。 可是,其實就算對非政府機構來說,數碼化還是非常重要。因為在數碼化的推波助瀾下,他們能更有效找出目標群眾,成為業務發展的增長,而且亦有助這些機構提供更好更貼近市場需要的服務,形成雙贏局面。 然而,當面對這種「內憂外患」的局面,非政府機構該如何自處,有效發展數碼化? 首先,找出真正懂得網絡營銷及策略管理的人管理社交平台。很多時候,企業管理層多半將機構的網絡營銷重任給予前線同事,以為「有接觸社交平台=掌握如何發展其社交平台」。事實上,要成功透過數碼化發展機構,背後卻需要很多專業分析和技術。其次,機構持分者需放寬部分權力給予新世代營銷的專業人士,一起發展及制訂數碼策略。  

繼續閱讀>
privacy

We use cookies on this website to provide a better user experience. By continuing to browse the website, you are giving your consent to receive cookies on this site. For more details please read our Privacy Policy